狐狸尾巴

白痴水彩/手绘扇面/痴汉少女

乱我心曲

我真的想让自己变得温暖起来,想让自己变得像你说的那样不知消沉为何物。
可是你都离开了,我为了谁而开心呢?
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啊,干嘛要问我为什么难过,我难过着活着才能一点点蠕动着前行。
生活给予我的是父母安排好的前方、我放弃的梦想,和无数个清醒的夜晚,没有你也没有月光。我强颜欢笑做好每一份工作和任务,可我根本不快乐为什么要要求我开心地笑啊,我连伤心的权利都要为你放弃吗?
你走了,你走罢。
再见。
我依然在意你,我依然喜欢为了你穿的小裙子小白鞋。
我怀念过去,怀念死去的自己。

对面楼男生A:“我为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”“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”
这边女生:“能不能安静点!”
对面男生B:“别唱了再唱报警了!”
对面男生C:“哈麻批再唱艹你ma!”男生A:“shut up!关你屁事艹你ma!”男生C:“龟儿嘞还会说英语吼!”
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唱歌的进去了!
男生C:“哈麻批你啷个不唱唠安?”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重庆话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

The only autumn of CQ

多希望那天能让你听到我心里的声音

屋顶告白里的校长,真的非常可爱了,十分羡慕他们能有这样的老师。
里面每一个大声喊出喜欢的孩子,都拥有我不敢想象的勇气。
每次告白都有那么多人应援,每个回复都令人期待,对不起和感谢我都觉得可爱,被拒绝了也懂得礼貌回应,连放弃都闪着光甩着尾巴让人目眩。
我初中的时候,班里没有敢谈恋爱的,男女生之间的小暧昧都不敢明目张胆,班主任是学校的团委书记,专抓风纪,先拿自己班开刀。我有过有好感的男生,但是从来不敢靠近。羡慕我的同桌,发短信告白在我看来也是很酷的了。
高中啊,记忆里明媚张扬的三年,可能是初中被管得太严了,高中我开始敢于表达自己。但是被分到文科班的我变得姬情起来,对身边的女生毫无收敛地表达喜爱。对班里的男生,仍然感到有距离。没有任何人教我如何拒绝。然后我接受了我不喜欢的男生的告白,因为觉得他可怜。现在我只可怜我自己。
高中的老师们,在我看来已经是非常温柔了。他们不会揭穿一对对小情侣,甚至当做没看见,但是一旦成绩稍有波动,请家长就是无法避免的了。我仍然感谢高中的每一位老师,没有在我已经后悔的心上再添一刀,我爸说他要打断我的腿。
在我们的社会,早恋是不被允许的。大人们会不屑地说:小孩子懂什么是爱?
可是却要求我们爱他们,爱同学,爱老师,爱生活。
我们不懂就没有资格去爱吗?
那他们就真的懂了吗?
古人的情诗写得那样隽美,现代人却从来不提情爱。我从未听过我父母对彼此的告白,或许会有人说我幼稚,说什么真正的爱是行动上的,可是我有眼睛啊,我的眼睛又大又圆,我看不到他们对彼此的情意啊!他们连谎话都懒得张口讲。
当众告白的人,鼓足了勇气,心里可能真的害怕极了,害怕被拒绝,更害怕的是周围人的嘲讽。
我们从小没有学过如何正确地表达和回应,于是所有人都在后悔。
后悔我那时不懂得拒绝,恶心了自己,伤害了别人。
后悔我心里的喜欢那时的他没有听到,而且那个声音早已经死了。
好在现在的我正在非常努力地抓紧我的喜欢,我怕我心底仅剩的那么一丢丢爱意会因为无声而彻底沉寂。

对不起

刚才和男票通了电话,聊了好久。聊到一件事,三年前暑假的一件事。至今想起来都后悔不已的一件事。
高考结束了,我身上只带了22块钱的现金,去步行街约小姐妹。2块坐公交,公交不来的话,20块打的。在站牌等公交的时候,过来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,左眼是灰色的。他说:姐姐,能不能借我10块钱,我想坐车回家。我问他哪里人,他说他和爸爸一起进城,他爸爸把他扔在了这里,走了。我身上是有钱的,本来是可以借给他的。但是身边的人都很冷漠,没有人搭理他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十八岁的我会有那种“万一他是骗子呢”的想法。我给了他两块钱,叫他坐公交到汽车站。我拦下了出租。
上车我就后悔了,我看见他,哭着趴在站牌上大声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站名。我想下车,却又冷漠地阻止了自己。
他一定被他爸爸扔了很多次了吧。
他爸爸这次故意没有给他钱,想彻底扔掉他吧。
他以后会怎么样啊,会饿死冻死被人打死吗?会被拐卖吗?他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啊?
不管怎么样,我都觉得我是帮凶。
男票安慰我,说我比别人好多了,别人都不搭理他的。
我倒宁愿自己不知道这件事,或者让我回到那个时候,我把22块都给他,带他去派出所,帮他回家。
我这种人,一辈子,还会做多少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啊。
我不是坏人吧,可我也不够善良。
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。

七夕的时候,他发给我的,我没看懂,他说,崩坏3里他对我的爱。
尽管我知道布洛尼亚的cv是Hanser,我这个非洲穷鬼也是不敢玩的哭唧唧。

窗外阴沉沉的天,这样颜色的天已经持续三天了,一天比一天冷,但我知道一定还会热起来的。
学校里的树仍然是绿油油的,是啊,重庆的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冬天。朽枝上蹲着一只斑鸠,蹲了好久了,我想看书,可是一看就昏昏欲睡,所以我看看鸟,它蹲在那,可是它下一秒就能飞走,飞到哪都行。
昨天不小心把书包落在了图书馆,然后去了超市,私心给自己买了一袋奶粉,十几年没喝过了。
从超市出来的时候看见了一只小柯基,摇头晃脑地见人就跟,我就蹲下来把它摸趴了,小家伙大概不是纯种,左边脸是白色的,左眼好像还有点发红,希望它平平安安的。
我在做什么呢?我做的事能成功么?我为了谁做这些事呢?我不愿意承认我只是没出息而已。然而事实就在那摆着。
啊,昨天那只小柯基毛绒绒的触感现在还能感觉到。
还好,还有这种令人开心的事发生。

没有毛毡背面染色了嘤嘤嘤
临摹鹿菏的扇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