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狸尾巴

白痴水彩/手绘扇面/痴汉少女

窗外阴沉沉的天,这样颜色的天已经持续三天了,一天比一天冷,但我知道一定还会热起来的。
学校里的树仍然是绿油油的,是啊,重庆的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冬天。朽枝上蹲着一只斑鸠,蹲了好久了,我想看书,可是一看就昏昏欲睡,所以我看看鸟,它蹲在那,可是它下一秒就能飞走,飞到哪都行。
昨天不小心把书包落在了图书馆,然后去了超市,私心给自己买了一袋奶粉,十几年没喝过了。
从超市出来的时候看见了一只小柯基,摇头晃脑地见人就跟,我就蹲下来把它摸趴了,小家伙大概不是纯种,左边脸是白色的,左眼好像还有点发红,希望它平平安安的。
我在做什么呢?我做的事能成功么?我为了谁做这些事呢?我不愿意承认我只是没出息而已。然而事实就在那摆着。
啊,昨天那只小柯基毛绒绒的触感现在还能感觉到。
还好,还有这种令人开心的事发生。

评论